人的苦,來自於害怕失去

人的苦,來自於害怕失去
一位婦人在河邊尋死,被路過的船夫搭救了,詢問原因,婦人說,因為丈夫猝逝,覺得沒有丈夫,活不下去了。
船夫問:結婚了多久?
婦人說:三年。
船夫又問:沒結婚前,做什麼工作?
婦人答:在村裡染布。
船夫問:那時生活過得如何?
婦人說:還算愜意。
船夫說:那時也沒有丈夫,為何活得下去?
婦人啞然。
船夫說:找回那個沒有結婚前的你吧,那時一個人,不也覺得快樂嗎?



◎人的苦,來自於「必須」
一位旅館大亨發現,每天都有一位流浪漢坐在公園的凳子上死盯著他的旅館看,大亨愈來愈覺得好奇。有一天他終於忍不住走向那位流浪漢說:「不好意思,老兄,我想請教一下,為什麼你每天都盯著那棟旅館看呢?」
流浪漢說:「因為那棟旅館太美了,雖然我一無所有,睡在長凳上,但我每天這樣看著它,晚上就會夢到自己住在裡面。」
大亨聽了很得意,就說:「老兄,今晚我就讓你如願以償,我將讓你免費住進這旅館最好的房間一個月。」
一個星期以後,旅館大亨回來想看看流浪漢住的情形如何,卻發現這個人居然已經搬出旅館,重新回到公園的長凳上。
大亨問流浪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流浪漢說:「之前我睡長凳上,夢見住在旅館裡,那很好;可是一旦睡在旅館裡,我就夢見自己又回到硬梆梆的板凳上,真是可怕極了,所以我就待不下去了!」
大亨聽了哈哈大笑說:「原來人沒有的時候也苦,有的時候也苦啊!」
的確,人的苦其實與「有」或「沒有」無關,而是跟執著有關,如果把得到的東西看成必須,沒有的時候羨慕,有的時候又恐懼失去,都苦。
◎沒有什麼是絕對必須的---色即是空
「色即是空」是佛家用語,給人相當高深的感覺,很多人不瞭解其中的意思。
其實這句話並不難懂,「色」就是指「一切你認為必須的東西」,包括任何物質層面或精神層面的事物。
「即是空」的意思就是說:「其實沒有一樣事物是絕對必須的」。
所以
「一切你認為必須的,沒有一樣是絕對必須的」這就是「色即是空」的意思。
你會發現,任何人能從特定領域的苦裡面得到解脫,都是因為在那個領域發現到這個事實。
我另一位朋友,曾在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擔任社工員(那時候叫做「伊甸殘障福利基金會」),他告訴我一個故事。
有一次一位母親打電話來他的部門求助,她說自己正值青少年的兒子意外撞斷了一根手指,由於無法接回,兒子傷心地整天躲在房裡,拒絕去上學。
接到電話的社工員說:願不願意帶孩子來這裡做個協談?
這位母親說:「孩子就是覺得自己殘缺,不願意見人了,我相信孩子不可能願意來到伊甸的。」
他的部門於是安排了社工員前往探視,到了那一天,那位焦急的母親在兒子的房門前敲門,預先告訴兒子有伊甸的大姊姊要來探訪他,希望關心一下他的心情。但卻有東西重重地拋向緊閉的房門,並且聽見憤怒的聲音說:「你不要叫人家來,我不要人家管!」
約定的訪視時間到了,愁容滿面的母親前來開門,著急又抱歉地說:「實在很抱歉,我事先跟孩子說過你要來,但他很倔強,說什麼就是不肯見你。」
社工員安慰這位母親說:「別抱歉,我瞭解,不然讓我來試試看好嗎?他的房間在哪裡?」
母親指了指樓上:「就在樓梯口的那個房間。」
社工員說:「好,那麼麻煩您幫我拿一支枴杖到樓上等我。」
我們的這位社工員是一位撐雙拐,兩腳穿著鐵鞋的 重度肢障者,上樓梯的時候需要騰出一隻手來攀住樓梯扶手,所以需要另一個人將一支枴杖先拿到樓上等候,等一下她上樓後便能重新撐在腋下。她上樓的方式有點 像撐雙槓,完全要用雙手的力氣讓雙腳離地,再落到階梯上,由於鐵鞋很重,每一次落地都會發出很大的聲響。
由於社工員上樓的速度很慢,又發出沉重的空咚聲,簡直就像無敵鐵金剛走上樓了。
在房間內的青少年聽到這怪異又可怕的聲響逼近,覺得非常訝異和害怕,他忍不住打開房門一探究竟,而眼前所看到的一幕給他更加巨大的震撼:一位兩隻腳都不能動的女孩子,要來安慰只是缺了一根手指的自己!
這位社工員還沒說一句話,這孩子已經覺得自己所有的自憐都是微不足道的了。
關於快樂和自尊,那一根手指是否為必須?已經不言而明了!


沒有什麼是絕對必須的也就沒有失去的恐懼
◎解脫「必須」的禁錮
如果有一天石油真的沒有了,我們的生活的確會起很大的變化,但是我們仍然能夠改變我們的生活形態,而繼續快樂的生活下去,原因很簡單,古時候的人並沒有石油,但他們不見得過得比我們不快樂。
如果沒有手機、沒有網絡、沒有便利商店…人就會活不下去嗎?人就會不快樂嗎?
當然不會。
認識到任何的「必須」都只是跟習慣有關,就是自由的關鍵
也就是說,一旦習慣改變,原先的「必須」就不再是必須了。
比如習慣開車的人,就覺得有車是必須;習慣上網的人,就覺得網絡是必須…
但對沒車、沒網絡的人而言,這些都不是必須,也就沒有失去的恐懼。
蘇格拉底曾經站在買賣百物的市場中開懷大笑:「看哪,天底下有這麼多我不需要的東西,我真幸福啊!」

jjh12345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